记者揭秘“赌蒜”生态链:巨资介入千亩大蒜种植 出入库全程操控

“冲天葱”势头还未减弱,“蒜你狠”又卷土重来。
4月7日,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大蒜批发价格达到了每斤6.7元,而在去年7月大蒜入库之时,每斤仅2.5元。金乡大蒜指数图显示,从2015年7月开始,大蒜指数从104.67点直冲到现在的437.51点。
“去年囤大蒜的,今年都赚到了钱,每吨最少也能净赚4000多块钱。”4月7日,北京新发地市场,第一年囤大蒜就赚到钱的小李在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面前难掩自己的得意,“我第一次进入蒜市,去年只存了1000吨,春节前全部出清,那时最高1万多出的,你自己算吧。”
不过,撇掉“蒜你狠”的浮沫,隐藏其下的却是业内资深人士称之为“凶险”的资本运作。“大蒜这东西,能让人升天,也能让人下地狱。”一位在河南多年“囤蒜、炒蒜”的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许多人利用民间集资,或者集合亲戚、邻居的资金囤蒜炒蒜,而在蒜市上,炒作中的人为因素多过供求因素,这么多年,我见到许多一夕失败赔得倾家荡产的人,最惨的甚至自杀。”

“赌蒜”从种植环节就已开始

“苍山、杞县、邳州、金乡,这是大蒜的主产区,也基本就是大蒜的全国集散中心。”小李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每年7月份是大蒜入库的时间,从10月底开始出库,可以一直出到来年五一节前。”
每当大蒜购销期到来,这4个大蒜主产区便成了游资淘金的天堂。小李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了大蒜炒作的基本步骤:第一步,到主产区收大蒜;第二步,将大蒜存入冷库;第三步,出库期开始后,或出货或捂货。
“收大蒜和进库都比较简单,储存费用是一吨380元,存货期到今年五一节,五一节之后,无论卖没卖掉,都要给人家清库。”小李说,“奥秘全在出库期之前的信息传递以及出库期开始后的那个‘或出或捂’,很简单,就是人为制造市场上的供求不平衡,这是最精妙的地方。”
实际上,跟小李这种初入行的炒蒜新手不同,大玩家更多是从种植到销售一条产业链包圆了的“资本运作”。
“我们不叫‘炒蒜’,叫‘赌蒜’,而赌的过程从种植就开始了。”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大炒家会直接包地种大蒜,有的是直接与农民谈好价格,待到大蒜收货,不论产量高低,一律按照当初约定价格全部收走,这就是赌,接下来就是入库、出库,‘赌’的成分贯穿始终。”
“大蒜价格上涨过程中不乏炒作成分,炒蒜的人一般都是行业内的大户,长期从事大蒜经销,在大蒜的供求失衡里看到了商机后,就会通过鼓动蒜农使其惜售、借贷资金大批量囤货等办法,人为抬高价格,再伺机抛售牟利。”卓创资讯农产品(12.90,-0.150,-1.15%)分析师崔晓娜表示,“从产量上看,2015年大蒜产量虽然减产,但减产幅度不大,只有大约10%,还不足以推动蒜价大幅上调,但库存量减少、雨雪天气使得部分地区蒜苗冻害严重,从而对大蒜减产形成预判,这就成为炒作者介入市场的有力支撑点。”

“跟进赌场一样很难收手”

在这一轮囤蒜人喜气洋洋数钱的背后,依然埋藏着凶险。
上述资深“炒蒜”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跟那些去了赌场就再也回不了头的人一样,这个过程很容易让人着迷,仿佛一下子,钱就翻番了,500万变成1000万,5000万变成1亿,他很难收手,会越做越大,然后一下子,全部赔进去。”
在“赌蒜”的江湖里,“大玩家”利用雄厚资金结成统一行动的派系山头,将势力从种植环节一路向下延伸。
“那些只收了蒜再囤的,还算不上是大玩家。”上述“炒蒜”人士说,“大玩家不仅会联合自己和亲友的资金,还会集合几个村或某个区域的资金,这就是民间集资,然后这些巨额的资金集体进入大蒜主产区,承包土地、种植大蒜。”

为何大玩家热衷于把巨资投入蒜市?

上述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大蒜想炒起来,如果不是真正遇上大量减产的所谓‘天灾’,就必须几千亩、甚至上万亩地种植,把收成都集中在几个人手里,这才足以控制市场信息,进而通过出库量的操作,影响到价格的波动。”
而赌蒜江湖的失败者又会怎样呢?上述人士称,在过去十多年里见多了跑路的人,甚至跳楼、喝药的也有。“那些赌输了的人,背后借的是别人的钱,还不起就只好拿命换。”
据卓创资讯分析,尽管大蒜价格3月底没有出现回落,但受炒作降温的影响,主产区冷库大蒜价格已出现回落,预计市场零售的大蒜价格也会很快迎来下调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5 10:43:11